国信观察

Guoxin Observation

28

2024

-

02

【公共数据价值红利系列1】数据治理赋能公共数据运营

作者:


供稿:国信研究院

 

    公共数据,是指国家机关和法律、行政法规授权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机构、事业单位以及供水、供电、供气、公共交通等提供公共服务的部门、地方国资平台和组织,在履行公共管理职责或者提供公共服务过程中收集、产生涉及公共利益的各类数据。公共数据涉及到国家经济发展的各个领域,具有巨大的经济和社会价值,有效加以利用不仅可以提升社会治理的效率,还能促进数字经济的持续发展持续释放数据红利。  

数字政务建设重心从“建系统”转向“谋场景”

    截至2023年5月底,全国已有21个省份公开发布27项数字政府专项政策文件,数字政务建设进入全面加速阶段。据IDC研究数据,2021年中国数字政府整体市场规模达1235亿元,在“十四五”及数字政务相关政策的驱动下,整体市场规模预计到2026年超过2000亿元,复合年均增长率达12%。随着前期数据中心和各类数据智慧采集系统软硬件建设的落地,投资建设当前建设重点也从“建系统”转向“谋场景”,从“技术驱动”转向“数据牵引”,从“重视建设规模”转向“注重平台运营”。

公共数据运营受到党和国家高度重视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公共数据开发利用,提出有序推动公共数据资源开发利用,开展政府数据授权运营试点,鼓励第三方深化对公共数据进行增值开发利用,提升各行业各领域运用公共数据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能力等部署要求。公共数据是数据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关乎国民经济发展方方面面,蕴藏着巨大的经济社会价值,其开发利用以及市场化配置意义重大。2022年以来,随着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数据安全、网络安全、个人信息保护等法律法规的颁布实施,公共数据开发利用由研究部署迈入落地实施阶段。

    按照党中央有关决策部署,财政部《关于加强数据资产管理的指导意见》提出,支持用于产业发展、行业发展的公共数据资产有条件有偿使用,加大政府引导调节力度,探索建立公共数据资产开发利用和收益分配机制同时强化公共数据资产授权运营和使用管理按照“原始数据不出域、数据可用不可见”要求和资产管理制度规定,公共管理和服务机构可授权运营主体对其持有或控制的公共数据资产进行运营。

公共数据授权运营的三种模式

    截至2023年8月,我国已有 226个省级和城市的地方政府上线了数据开放平台,一些城市已经开始了数据运营实践,目前主要有三种模式:

   (1)以成都、青岛、上海、河南等地为代表的集中统一的政府授权运营模式

   (2)以北京、杭州等地为代表的分行业集中的数据专区模式

       3以浙江为代表的重点领域经过“申请一资格审查一评审”申请单位获得授权,与公共数据主管部门签订运营协议的多层次分散授权模式

公共数据运营当前痛点:数据资产不清,管理能力不足

    随着信息技术的广泛应用,政府各部门和公共服务主体已沉淀了大量公共数据,但由于未经结构化、标准化处理和清洗,数据质量普遍较低。很多公共数据运营主体的最大痛点就是数据资产没有很好的盘点,管理能力也不足,数据分散,公共数据大部分分散在不同的系统、不同的数据源和不同的设备中,运营单位不知道自己有哪些数据可用;同时由于保障数据安全的相关制度和技术不足,导致部门不敢、不愿、不想共享数据,相互之间形成数据“孤岛”,数据价值难以发挥,对于任何企业来说,如何识别、分类、处理和分析这些数据,并从中获取对问题的深入洞察力,都是至关重要的。

公共数据资产化的重点领域

    与土地不同,数据不会越用越少,并且数据本身会日益增加,因此盘活数据资源,建立“数据财政”,构建数据要素市场化体系是通过改革破解债务难题的有效方式。具体来说,拥有以下几类业务所产生的数据资源都非常有价值,值得下大力气进行数据资产化:

1.公用事业特许经营权(水务、供热、燃气、环保、交通等)产生的数据

2.文旅类数据,如文投、旅投产生的数据

3.各类开发区、高新区、工业园区的生产保障类数据

4.新公共用事业类(如:充电桩等新能源服务)、新经济类(如:绿色经济)

帮助运营者最大化发现数据资源获得更价值的数据资产管理能力

    数据治理体系是建立完善、共享、统一管理的数据环境的基础和关键,它是将数据视为资产来进行管理的一种有效的方法。国信咨询将数据治理作为数字化转型、提升行业服务水平作为集团发展战略之一,与华为进行深度合作,通过数据治理工具和技术,对数据进行发现、迁移、清洗、标记、编目和可视化,能够更加自动化的识别、发现优质的数据资源,从而最大化地释放数据价值。

国信公共数据治理数据运营者提供自定义的数据智能分析能力,以可视化的方式进行数据呈现,形成业务人员更容易理解的直观的图表画面,从中快速得到有价值信息进行有效决策数据运营者获得的最直接收益;而数据治理的过程也是数据运营者快速提升数据管理能力的过程这种能力的提升则是更大的收益标志着数据运营者能够更加熟练地管理数据资产,最大化数据资源价值同时为通过国家DCMM数据管理能力成熟度认证,建立数据服务的高门槛,奠定非常重要的基础。